<menuitem id="42ypm"></menuitem>
  • <ol id="42ypm"></ol>

    <tr id="42ypm"><input id="42ypm"></input></tr>
  • <ol id="42ypm"></ol>
    <legend id="42ypm"></legend>

    <legend id="42ypm"><delect id="42ypm"></delect></legend>
        歡迎您光臨岳陽市第一中學網站!

        一片慧心馳浩宇 萬般才情聚巴陵 ——岳陽市一中在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喜獲佳績

        來源: 【字體:    

        近期,岳陽市一中高三年級623班張藝杰、高二年級628班唐思豆兩位同學在陳思思老師的帶領下,赴歷史文化名城揚州,參加第十八屆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全國總決賽。近日從大賽組委會傳來喜訊,張藝杰同學以作品《“粥”全》斬獲全國總決賽三等獎。

        “葉圣陶杯”全國中學生新作文大賽是教育部批準舉辦的全國性競賽活動,由中國當代文學研究會主辦,是迄今為止全國級別最高、最有權威性、最具影響力的中學生作文賽事之一,備受全國中學師生及教育界、文學界、出版界矚目。

        本次大賽自正式啟動,分為初賽和決賽兩個階段。在今年年初進行的初賽中,岳陽市一中學生表現突出,取得了優異的成績,共有43人獲獎,其中一等獎2名,二等獎8名,三等獎12名,優勝獎21名。學校也因此榮獲優秀團體獎。

        自開賽以來,岳陽市一中積極搭建新時代高中生提升、發展和展現學生的文學素養與寫作能力的平臺。在學校領導的高度重視下,由學校教務處主辦,語文教研組承辦。學校語文組老師、文學類社團積極動員學生參賽,語文組組長張霞老師、陳思思老師具體負責組織;語文組老師積極配合按主辦方要求,積極為“創新潛質和學科特長”的優秀學生搭建成長平臺。

        學校高中語文學科組以培養學生語文核心素養為己任,努力提高學生寫作能力,為學生創設多種發展路徑、搭建平臺。連續多年積極組織學生參與”葉圣陶杯”、”語文報杯”等作文大賽,并取得優異成績。校園文學社白玉蘭文學社成立于2000年,曾被評為“全國中學示范文學社團”、“意林優秀作文示范基地”、“湖南省優秀文學社團”,經歷十余年發展,為一屆又一屆的文學青年搭建了一個鍛煉與展示自己的舞臺。語文教研組還開展了詩文朗誦比賽活動,引導學生熱愛經典、體味經典詩文之美,營造充滿詩意的校園文化氛圍。


        張藝杰、唐思豆在決賽開幕式上合影


        張藝杰全國總決賽獲獎證書


        學校在大賽初賽中榮獲優秀團體獎



        初賽部分獲獎學生合影


        623班 張藝杰



        628 唐思豆


        初賽一等獎作品欣賞

        一簾“幽”夢

        ——一條平凡窗簾的日記

        623班  張藝杰

        2020年2月15日    紅與白之舞

        不知道在幽暗里沉睡了多久,睜開眼,屋內一片沉寂。窗外小雪灑落,雪花從窗戶留出的空隙探出頭來、向我招手,邀請我同它一道起舞。我心癢難耐。

        自從跟隨主人來到這座城市、這座房子后,我罕有機會再去跳舞了,每天僅是日復一日地被拉開、合上,遮蔽陽光,甚至無法和陽光直接擁抱,而是隔著一扇窗。我多想被那外邊自由的空氣撞個滿懷。

        于是欣然接受,我從那個難能可貴的空隙奔了出去,肆無忌憚地將整個身子投身于大自然的舞臺。風不緊不慢地刮著,我自由地與雪花共舞。

        紅與白、冰與火的交織,我在這半空中獻上了一支精彩絕倫的舞蹈,火紅明亮,恣意飄揚。我太愛這自然了,愛這座城市,愛這里的人兒,愛這里安逸舒適的人間煙火氣。我不愿再回到那個空蕩蕩的房間,我想繼續在這自由的空氣里飛舞、看人間川流不息,這是一直以來我的“一簾幽夢”。

         

        2020年2月16日    陰冷的鮮紅

        昨日的殘雪很快就消融了,今日是艷陽高照。我本歡呼雀躍著享受著陽光的沐浴,四處觀望卻無人與我分享這喜悅。我感到有些奇怪:為何近日街道上寥寥不見人,平日大開的門窗掩得嚴嚴實實。只覺得一陣死寂,那太陽的光照射下來也覺得陰冷。我耷拉下頭,了無生趣,那鮮紅的裙擺隨著風惹眼得竟有些刺目了。

         

        2020年2月17日    無星之暗

        夜色愈濃,今夜無星。

        聽到隔壁傳來的廣播、電視聲,我才了解到有一種恐怖的“病”以武漢為中心,向全國范圍展開攻擊??墒歉糁T墻我也難以聽得清晰:“……星關……飛雁……”,是我想的這些字詞嗎?那這該是多么美妙的名字啊,如星般閃爍、同鴻雁般灑脫馳騁,我甚至都可以為他們獻舞一曲了??墒?,這般美妙的名字,怎會帶來這樣可怖的局面呢?

        星辰被烏云湮滅了光,深埋在云層中間,再也看不見。大地一片幽暗,月亮早已逃離這一片是非之地。

         

        2020年2月18日    紅·灰暗

        小區內貼出了抗疫的宣傳橫幅與標語,“少吃一頓飯,親情不會淡”、“今天到處串門,明天肺炎上門”、“遠離疫情家里宅,防病防災幸福來”,紅紅的橫幅遍布小區。仔細看了看公告欄里關于新冠肺炎的科普,我才了解到疫情的詳情,進一步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F在正是來到全市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為了保障大家的生命安全和身體健康,防止疫情的擴散,全市所有的小區都開始實行了封閉管理,我們窗簾之間的聯系也日益稀疏。往日屬于都市的繁忙在這座本應車水馬龍的城市中已消失殆盡,小區內、街道、遠處依稀可見的高速公路上也是難得一見的空空如也。

        世界怎么突然間變成了這般模樣?在這座我屬于并熱愛著的城市,我突然無力舞蹈了。失去觀眾的我,又要為誰而舞蹈呢?我舞蹈的意義又何在呢?被遺棄在這舞臺上的我,以后所面臨著的就有風吹雨打和我愈發暗淡的紅色了嗎?我無所適從。

        俯瞰整個小區,一處處戒備森嚴的場景,我又開始擔憂主人的安危,已經22天不見他的蹤影了;我還擔憂我熱愛著的這座城市的生命力,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竟早早地就被那可怖的病毒拉下帷幕,往日的一派生機勃勃、人群攢動的熱鬧景象我仿佛再也看不見了。

        于是任那凜冽的冬風將我拋棄又重重地拍下,拍打在窗戶上,“啪、啪”,短促而低沉,是我的哀嘆,又似是風的憂慮,也是封閉家中人們無力的呻吟。

         

        2020年2月29日    天青色

        天氣陰沉沉,小區內的氣壓也愈發低沉,這是主人離開的第33天。

        無意聽到有人談論道:“我們這群待在城內的人其實也只是一群普通老百姓,一群為生存而努力掙扎的人,談不上什么英勇無畏,事實上我們怕得要死。那些加油,我感受不到它們所傳遞的力量了?!?o:p>

        我變得愈發沉默,原本的鮮紅也隨著風沙雨雪變得暗沉無光。風受夠了我的消沉,于是開始瘋狂地搖擺我、拍打我、撕扯我,想讓我從那個黑暗的夢中醒來,我卻疲于反抗。風深深地嘆了口氣,隨后一切趨于平靜。他走了?也好,都走吧。

        剛這么想到,我又被一陣輕柔的風抬起,他又回來了。風示意我向外看看,我依稀睜開眼,習慣于黑暗的瞳孔一時間無法適應這份光亮——即使是夕陽的余暉。緩了緩神,遠處的湖景令我瞠目結舌。夕陽下的湖景異常迷人,余暉照射在湖面泛起波光粼粼,金碧輝煌——有著希望的溫度。天邊是緩緩落下的一輪金烏,在溫暖的夕陽的金色、紅色與即將到來的黑夜的深邃的藍之間,是一種驚艷了時光的顏色——天青色。

        我真的太愛這種顏色了,是藍與綠過渡間的一種奇妙的存在,它素雅卻又博人眼球,清新的同時也讓你的心為之沉淪。啊,這就是希望的顏色吧!

        在我為之震撼時,湖邊一幅景象又吸引了我的眼球。社區醫院的一位護士小姐姐推著一位戴著口罩的新冠病人在輪椅上,同我一樣欣賞著、感受著這美輪美奐??吹酱税忝谰?,護士原本因疲憊不堪而緊鎖的眉頭舒展開來了,病人原本黯然無神的目光中迸發出一絲光芒,而后他們相視一笑,眼神逐漸堅定,相互打了打氣,狀態恢復、充滿希望地回到了醫院。

        這就是希望的顏色??!它用盡所有氣力,把希望的溫度與力量傳遞給力所能及以內的所有人,是凜冽寒冬中的一盆熱炭,讓人得以釋然、得以喘息,恢復元氣,再戰病毒。

        夜深了,社區醫院依舊燈火通明。我收到那里窗簾朋友們的問候,看著建筑內全副武裝忙上忙下一刻不曾停歇的醫護人員們,心就暖暖的。他們為了普通百姓的康復竭盡了全力,盡管口罩勒痕深切、衣服被汗水濕透、新年伊始卻無法與家人團聚、醫療物資緊張、缺乏,仍舊馬不停蹄地維系著醫院的正常運轉,把病人放在第一位。又想起白天渾渾噩噩中又發現,這群白衣天使們不辭辛勞來到每一家每一戶切身了解情況以便及時處理,并用笑臉為每一個被困家中的人送上最誠摯的鼓勵。這份希望的溫度與力量的傳遞,實在是令人動容。

        我仿佛煥發了新生,從心底有一種溫暖與力量油然而生。盡管武漢現在的狀況極為糟糕,但這一切終究會過去的。畢竟大家都在為阻斷病毒傳播貢獻著自己力所能及的力量,而且雖然現在依然存在許多問題,但情況確實每天都在不斷改進。前不久我才收到風通過千辛萬苦捎來的月初時火神山醫院的母親與雷神山醫院的白簾小姐問候信,并得知了在中國速度之下鑄就的兩大世界奇跡,為多少新冠患者提供了一片難得的治療之地。共克時艱,我想,這就是支持疫情防控最好的行動了吧,待到春風十里、漫天舞櫻之時,武漢依舊是那座我熱愛并愿與之纏綿的家。

        今日的夕陽、夕陽下的湖泊與天空的顏色,特別暖。

         

        2020年3月22日    煙火繚新綠

        日漸發覺,小區內的樹愈發地綠了。又到一年鳥語花香之時,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地漫長,但幸好一切都在步入正軌,武漢城的空氣里又逐步開始充斥著那份熟悉而溫暖的人間煙火氣了。聽武大的窗簾朋友說,武大的櫻花開了,樹下空蕩無人、一片寧靜。早就聽聞沒有人時的櫻花道最是美得無可挑剔,多么希望有機會能去武大、去其他地方看看。略感遺憾后,我又重振旗鼓,至少經濟在不斷復蘇,我愛的人們在不斷恢復健康,全國人民也以各種方式在支持武漢,我感受到了一陣陣力量持續不斷地向我涌來。

        又想跳舞了,喊來風為我助興,我又在這春天的空氣里放縱身姿、翩然飛舞。一片深紅在空氣里蔓延,如同燃燒的火焰般,忽大忽小。我喚來一旁被我的舞姿驚艷了的綠葉,紅與綠共舞,蜿蜒又盤旋,伴著淡淡的陽光和雀鳥的伴唱,攜卷著飄蕩在上空的煙火氣,把生命與希望舞動得淋漓盡致。我酣然地笑了,同這武漢的綠與煙火一起,笑得熱烈而奔放。

         

        2020年4月5日    灰色隨想

        距離主人離開已有69個朝夕,我愈發擔憂。今天的天格外陰沉,有一種壓迫感,讓窗簾都喘不過氣來。今天突然有人指指點點著我,說我在這座“空房”外掛了好久了,不知道房間主人去哪里了,只怕兇多吉少。主人不會真的發生些什么事情吧?那我守在這樣一所空房外有何意義呢?無所適從,身上原本火熱起來了的紅又沾染上了污濁的灰,不斷侵蝕著我,范圍不斷擴大。我陷入憂郁、沉思。

         

        2020年4月12日    紅·希望

        第76天了,主人仍不見蹤影。正當我的憂慮在我腦中不斷盤旋加深之時,那扇塵封已久的大門,終于打開了,投射來一絲明亮的光線。主人回來了!我欣喜若狂,懸著的心也落了地。迎接我的是主人溫暖的雙手,和女主人一起,將我帶下了陪伴我兩個多月的舞臺。關上了窗,我感到無比溫暖,也有些疲憊。

        先前人們說的話深深地刺痛了我,但經過這么些時日,我也想通了。我想告訴人們,那并不是一座“空房”。在這兩個多月的舞蹈時光里,有我在房間外奮力舞蹈,樹立希望,傳遞力量。我更像是一面引領方向的旗幟飄蕩在空中,指引著消極的人們重拾希望。而是這也是我的舞蹈的目的與意義所在。

         

        2020年5月17日    從“網紅”到“常青”

        今天,我離開了多年以來賴以生存的舞臺,去往了一片更開闊的舞地——我受邀來到了湖北省博物館抗擊新冠肺炎特展物件區,以后我就要在這里為人們獻舞了!聽館哥說是因為有鄰居錄下了我這段時間動人的舞姿,傳至社交媒體上,引發了千萬網友的關注,成了“網紅窗簾”,全國窗簾都向我發來賀電。更因為在我身上不但體現了全國人民對武漢人們的關注,也記錄了一段充滿意義的疫情過程。我感到非常榮幸,卻也有很大的壓力,感覺自己身上的擔子重了起來。在這個新舞臺,我有些更有意義的事要做了。

        我看到那些歲月如何奔馳,挨過了冬季,便迎來了春天。作為一條平凡的窗簾,又作為一名舞者,更作為見證這座偉大的城市歷經風雨后迎來春暖花開的見證者,我希望能在這博物館的舞臺里,永久地舞動我的熱烈色彩與故事,告訴后面的人,那一年武漢所經歷的雨雪風霜與櫻舞晴明,感懷那段艱難卻又溫暖的時光,分享萬物復蘇、林木常青所感受到的喜悅與生命力,向一代又一代人,同常青的古樹般、永久地傳遞這一份感人的抗疫力量、中國精神。

        這是我心中新的“一簾幽夢”。

        (指導老師:楊婷潔)

        江陵有鹿

        628班 唐思豆

        千萬年以后,人們還是銘記著,那段大野澤上的歷史——威震四荒的三王——叱咤北境的即墨王,割據東海的海琦皇后,自成一國的傀儡老祖,在大野澤展開了史無前例的軍備競賽,爭奪稀世神獸江陵鹿。數以千記的野生靈獸慘遭屠戮,大澤孕育了幾萬個春秋的良藥仙葩,洗劫近半。江陵本籍靈師眼睜睜地看著無辜的家鄉被踐踏成戰場,竟沒有一位敢有所抗爭。

        除了鐫刻歷史的那兩個人——

        小澤從小就生活在大澤邊。大澤全稱叫大野澤,大野澤浩浩蕩蕩方圓千百里,汀洲星羅棋布,大大小小的礁嶼上,叢林拔地而起。樨梔靈藥昭示著大澤的靈秀神秘,野苔葦草恣意張揚著大澤蓬勃的生息。大野澤里的奇葩異獸多得連村莊中最有名望的老靈師也說不清。蒼生萬物灑脫的翱翔在這片自由極樂的天地。
            蘆葦長小澤三個年頭,但小澤從不喊他蘆葦哥哥。蘆葦是小村里最出色的漁夫的兒子,小澤是小村里最著名的醫娘的丫頭。每天清晨,當朝陽給大澤撒上粼粼金光,蘆葦撐起小舟去撈魚,小澤就背起小竹簍采草藥,偶爾在落日的余暉里遇上了,就一道兒回去。
            直到某天,小澤在老妖柳樹上吹柳絮玩兒,猛然望見蘆葦正盤腿坐在草地上,一只晶瑩靈動的水鳳凰就棲在他肩上,還有幾只最膽小、最多疑的芷蘭兔圍在他身邊,窸窸窣窣的啃著草。最令人驚訝的是,在他身旁居然有一只江陵鹿!傳說中的江陵鹿!整個江陵最為神秘的奇跡!有人說他的角能讓人靈力飛升,有人說他的角能帶來鴻運,有人說他的角可治百病,能讓人長生不老,更有人說得了那對角可以永駐青春美麗……而現在這個神奇的傳說就站在小澤眼前!在大野澤上!在蘆葦身邊!它的兩對鹿角似玉、似云霧,更像被凍住的月光。它的眸子像一眼映襯著星光的深潭,它雪白的鹿毛上隱隱約約泛著如虹的流光。江陵鹿一瞥見小澤就消失在了蘆葦蕩里。但小澤還是從此成了蘆葦再也甩不掉的跟班——蘆葦居然能通獸語——即使是在靈師中這也是不尋常的本領

        “我說蘆葦呀,我都跟你混了這么久了,反正我也是靈師,把這個桃子送給你,你就教我獸語吧!”小澤哼哼唧唧,又開始了一天一度的死纏爛打?!岸颊f了,我不清楚??!”蘆葦無奈地把桃子削好,遞給小澤,“再說了,你不是也跟異獸們玩得很好嘛,他們早就不躲著你了?!薄安挪皇?!那頭鹿就特別嫌棄我!上次見他,他拔腿就跑,還濺我一身泥,那可是一條新裙子??!還有荷葉邊呢!等我逮住他非拆了他的角不可……”小澤啃著桃子忿忿不平的捶蘆葦,似乎這是蘆葦的錯?!傲T了罷了,警惕一點也好,想害他的人太多?!贝分分?,小澤的拳頭又軟了下來,惆悵的望向西邊的鬼林——昨天一只漂亮的赤霞狐死在那兒,捕她的大靈師太強,蘆葦和小澤沒能救下她。
            柔和的夕陽將天空映出令人安心的橙,與夜的蒼藍調和出綺麗夢幻的粉與紫,大野澤漸漸隱沒在暮光之中里。赤霞狐的一窩遺孤正舒舒服服的睡在蘆葦的小漁舟里。江陵鹿正好奇地盯著這三個毛茸茸的小家伙。小澤輕輕地捧起最大的一只,好像懷里揣著的是一團水?!斑@些小家伙總不能一直睡在這兒吧,你打算怎么辦?” 半晌寧靜后,小澤嚴肅地問道?!跋瑞B著,教他們捕獵,再放了。這種事我干得特順手?!碧J葦不加思索答道,“月亮出來了,走吧,送你回家?!?o:p>

        小澤和江陵鹿坐在船頭,望著朦朧的月光,細細思索。明天該給小狐貍們弄些什么吃的好呢?

        今天受傷的又是一頭霧狼,還是頭十分蠻實的大霧狼。大野澤常有靈師狩獵,但大多都是為生計打些沼雞、草兔,即便是捕猛獸也來的不頻繁??山鼛讉€月來的三方勢力不僅停留得久,還專挑強悍的猛獸下手。大野澤上上下下的生靈無一不惶恐不安。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死傷慘重。就連幼小的異獸都時常慘遭毒手,以至于小澤和蘆葦不是在營救就是在治傷——“到我的藥簍子里拿泠仃藤!快點!”小澤一邊清理霧狼的傷口,一邊發號施令?!澳膫€是泠仃藤???”不知所措的蘆葦手忙腳亂地翻著竹簍?!熬褪悄莻€泛藍光的,冰冰涼的!”“沒……沒有??!”“可惡,關鍵時刻掉鏈子!”小澤的手掌上忽然顫顫巍巍長出了一根幽藍色的藤蔓!汁水被粗暴的擠出,青色的汁液漸漸凝住了鮮血。小澤又從裙上扯下荷葉邊,緊緊地扎在霧狼的傷腿上,這才松了口氣,癱坐在落葉里?!坝幸皇职?,小跟班!不枉跟我混了這么多年!”蘆葦湊過來,安撫疼得呲牙咧嘴的大霧狼?!案阌惺裁搓P系?這招是我前幾天才摸索出來的,強是強,就是太……耗靈力了……”說著說著,小澤就靠在蘆葦肩上睡熟了。淡淡的月光,灑在小澤憨憨的睡顏上,霧狼蓬松的大尾巴,還被抱在小姑娘的懷里,恍惚一瞬間,蘆葦突然發覺,他的存在或許只是為了守護這片大澤,這些鮮活的生靈,這眼前的和諧安寧。正當他背上小澤往家趕,江陵鹿又默契的出現在了蘆葦蕩。他輕輕拱了拱小澤,叫蘆葦把人放他背上。蘆葦哈哈一笑,立馬照辦,“沒想到鹿兄是個傲嬌個性??!我差點真的以為你不喜歡小澤!” “閉嘴!不許亂說!我還沒認可她?!薄肮薄罢娴?!你干嘛笑得這么傻?!”蟲鳴縈繞不息,人與鹿披上月光,行之所至,激蕩起一片片螢火。湖水撒上銀輝,波光粼粼,樹林沉吟著風從遠方帶來的詩曲。朦朧夜色中,小澤在鹿背上甜甜地笑了,不知是做了一個怎樣的美夢?

        美夢總是要醒的。小澤和蘆葦怎么也沒想到大澤有一天會被血染成紅色。堤岸上的濃腥味讓小澤感到一陣陣反胃。靈獸的尸體橫七豎八的鋪在沙洲上。龍門鯉金光閃閃的鱗甲被悉數剝去——那慘狀連蘆葦也不敢多看幾眼;藍銀鱖的骨架堆疊成凌亂的小山,碎鱗凄冷幽怨地散落在血水中;許許多多的美鮫人被擄去,鮫族只剩老弱病殘在茍延殘喘,無頭蒼蠅一般在水中尖叫逃竄。大澤之上瘴氣彌漫,血污斑斑。小澤急著進森林,不曾想,腿一軟就摔在了血泥里?!叭趿瞬黄饐??就可以草菅生命?強大就可以欺凌?”蘆葦氣得渾身發抖,“小澤,你忍得了嗎?”“不!上天能忍我也不能忍!我家的事我不管誰管!拉我起來!叫上所有沒遭殃的開會!”

        大澤終于擂響了第一聲戰鼓。

        自從被三王盯上,蘆葦和小澤就立刻成為了重點的狩獵對象。畢竟他們的確讓三王亂了陣腳——小澤憑借“大澤是我家”的地形自信,帶領小撥異獸游擊反攻,挑撥三王互相混戰,不久就成為大澤守衛戰的中流砥柱。蘆葦趁機組織整個大澤的生靈與三王進行正面對峙。正當局勢向好扭轉,大澤的滅頂劫難卻頃刻降臨——向來勢不兩立的三王宣布聯合。

        小澤依稀記得那晚的月亮是一輪血月,霧靄中彌散著甜腥的氣息……

        蘆葦蕩里,江陵鹿跪在小赤霞狐邊,努力的咀嚼著泠仃藤,妄圖阻止鮮血從那道駭人傷口中噴涌而出。 他痛恨自己沒有鋒利的爪牙,不能拼死一戰;痛恨自己沒有靈巧的雙手,不能像小澤那樣撫治傷痛;他痛恨自己,有一對人人覬覦的鹿角,可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獻上他的生命,是否真的可以實現那些虛妄的愿望。大澤深處的廝斗聲,震得他頭暈目眩,唯有不遠處的村落還是靜悄悄的。

        小澤拖著傷腿回來的時候,小赤霞狐已經死了。江陵鹿還跪在那兒。小澤什么也沒問,她折下幾束蘆葦,在藥簍里鋪成小窩,像第一次抱它那樣柔柔的圈住小狐貍,替它擦干血污,叫他呆在窩里——仿佛他還活著一般。江陵鹿依舊跪在那兒,一臉悲戚?!斑@不是你的錯。掠奪的噱頭有很多?!毙傻恼f著推江陵鹿起來,“三王聯合我們抵不住,你快逃吧,我去和蘆葦幫你爭取時間?!苯曷怪皇钦咀〔粍?,“我們去接蘆葦?!彼f道?!昂??!毙晌⒄?,這一次,她終于聽懂了。

        可惜三王不想給他們團聚的機會。

        當江陵鹿疾馳著,剛剛闖入風暴中心,伏在鹿背上的小澤就眼睜睜看見一道水刃穿過了蘆葦的胸膛——剎那間,百獸齊嘯,哀鳴遍野。

        “蘆——葦——”

        小澤凄厲的尖叫劃破夜空,驚起了村落的燈火。

        老靈師出發了,獵人也上路了,漸漸地,大野澤四方的江陵靈師紛紛涌向了大野澤深處的戰場……

        最后,最后,海琦皇后斃命于小澤暴走的荊藤,傀儡老祖與一頭嵐熊王同歸于盡。江澤靈師全力搜捕三王殘部,三個月后,終于擒住了北境即墨王。

        后來,后來,大野澤第一次擁有了一位喚作蘆小澤的佑靈人,傳說她能同異獸說話,熟識大澤百草,常有一只江陵鹿作伴,一世守護著大澤的安寧。

        千萬年以后,江鈴各方的佑靈人還時常唱起那悠悵的歌謠——

        江陵有鹿,其角也瑳, 蘆葦離離,大澤湯湯。江陵有鹿,其鳴也哀,蘆葦黯黯,大澤惶惶。江陵有鹿,其眸也煒,蘆葦猗猗,大澤欣欣?!?o:p>

         

        (指導老師:李莉)

        亚洲色欲色欲综合网站,中文字幕大看焦在线看,天天影视最爱综合网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